手游看上去很美:成功率千分之一 资本带来浮躁

www.ts.cn 天山网   2013年08月05日 09:43:12   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
更换背景颜色:
 
 
 
 
 
 
 
更改文字大小:

    这是最容易赚钱的行业,这也是个失败率高、最不好赚钱的行业。这看上去的悖论,手游业内人士却似乎全然接受。只不过,在如今手游终于出现“春天”的灿烂中,人们更愿意忽略手游的“痛处”,让心里更充满对手游未来的美好。

    手游商调低收入预期

    “做手游就像拍电影,根本无法预测哪款游戏就能火”

    也许仅凭一个游戏,屌丝就能成为亿万富翁;但也许作出一百个游戏,也不见得有一个赚钱。做了多年手游开发的伍欣懂得这样的道理,因此每个游戏,他都希望精益求精。

    最近他正在为他的新游戏《天空帝国》登陆中国市场而忙碌。“这款游戏花了我们一年半的时间,可废了不少心思。” 由于这是公司第一款重型手机网游,伍欣为玩家勾画了一个庞大的故事体系, “游戏里,每个人都将拥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小岛,在上面建设自己的王国和设施……”算得上是“鸿篇巨作”的游戏,本应该让伍欣信心满满,但如今的他却似乎没有之前构想时那么兴奋了。

    “当时创作时,这种策略游戏就是国内重型手机游戏的天下,但现在却风头已尽了。”伍欣有些无奈地说,这款原本预计每月能有几千万流水的佳作,伍欣现在也不得不降低自己的预期,“希望能有个几百万的收入吧。”

    在伍欣看来,做手游就像是拍电影,根本无法预测哪款游戏就能“火”,哪款游戏能掀起新一轮流行风潮。如果按照当下流行的元素去立项制作一款游戏,在推出来的时候,很可能已经过时了。

    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游戏平台当乐网CEO肖永泉就给出了这样的数据:一款产品如果能收入300万,那基本能维持正常的运转,能够攒一点钱去开发下一款游戏。假如游戏收入小于100万,就可能被市场淘汰。据业内人士透露,在游戏制作公司中,约有75%的公司在亏本;而每百款游戏,如果能有1到2款成为精品游戏就算是万幸了。

    手游成功率仅千分之一

    “过去两年上线的手机游戏超过1200款,小于100万收入的占了90%以上”

    手游的成功率究竟有多少?蓝港CEO王峰曾公开表示:页游大作成功率1%,而手游仅0.1%。不过,中国的创业者们,依旧被类似于日本Gungho《智龙迷城》月入11亿元人民币的创富神话,刺激着梦想和期望。

    虽然手机游戏在中国市场上拥有十几年的历史,但真正的转折点始于2011年。这一年,当业内大部分人还沉醉在《神仙道》、《七雄争霸》等网页游戏创富神话里不能自拔,对诸如“联运”、“微端”等热门而时髦的话题趋之若鹜时,一些人转向了代表未来的移动游戏领域。

    手游的日子并没有想像中的好过。当乐网CEO肖永泉就给出数据,过去两年到现在上线的手机游戏超过1200款,每月收入超过1000万的不到2%,500万到1000万的占3%左右,小于100万收入的占了90%以上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依旧无法阻挡大家对手游的狂热。数据显示,2013年上半年,中国手机游戏市场正在研发的产品就有2000款,进入测试环节的有1300到1400款。下半年,在研产品将会超过3000款,进入市场的产品也会有2000款之多。

    而奇虎360副总裁陈杰表示,今年上半年,虽然手游每日新上线数同比增长3倍,但存活率仅有5%,真正能够赚钱的手游数量并不多。

    资本的热带来浮躁

    “做假业绩、假收入的手游公司逐渐多起来了”

    左手资本,右手泡沫。虽然在业内人士看来,手游根本就不存在泡沫,只是资本过热了。但不得不承认的是,资本的泡沫已经给手游行业带来了浮躁的影子,好不容易迈进“春天”的手游业,“被收购”已经成为隐晦的成功。

    在拥有近10年手游经验的肖永泉看来,资本的涌入,或许已经成为手游行业值得警惕的敌人。

    “现在圈儿里人坐下来闲聊,大家的话题已经从过去的讨论游戏如何制作,变为了哪家公司被收购,哪家公司卖得更高了。”在肖永泉看来,资本的过热已经让整个行业浮躁了起来:一些人将手游看作快速赚钱的工具,仅做出一两款并不好的游戏,就着急卖掉变现。

    顽石CEO吴刚也认为,资本市场的过热可能并不是一件好事,“没有强大的业绩支撑,资本市场的热度无法持续,很可能在明年下半年退烧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开始做手机游戏公司寻求资本市场的回报,估计是赶不及了。据我了解,做假业绩、假收入的手游公司逐渐多起来了。”吴刚坦言,手游这个概念的确是被高估的,虽然不是顶峰,但离顶不远了。“眼前很美好,未来会很难。”吴刚认为,手游创业企业必须要在长期发展、眼前利益面前做出抉择。

    晨报记者 姜樊


手机天山网
iPhone客户端

手机天山网
Android客户端

天山网官方微信
(微信扫描关注)
稿源: 北京晨报 责编: 实习生 王欢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
网友评论 (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)